当前位置: 红网 > 消费频道 > 正文

湘潭的槟榔

2015-03-16 15:09:53 来源:长沙晚报 作者: 编辑:见习编辑:李雅婷
  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,长株潭就有一波融城热潮,那波热潮,是那小小的槟榔掀起的。那槟榔,是湘潭人嚼起来的。
  
  那时候,在湘潭人家做客,你一进门,屁股还没坐稳,主人就两手敬上一口槟榔。如果没有槟榔,湘潭人就脸色不悦。很熟的朋友就会喊:搞口槟榔来啰。怎么搞的嘛,槟榔都没有一口。在马路上碰见湘潭朋友,他打了招呼,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口槟榔,郑重其事地递给你。如果是赴红白喜宴,主人也是先敬口槟榔,然后入座、倒茶,喝完酒,再敬一口槟榔,客人才起身离座。把槟榔排在烟酒之前,当作待客的上品,从这里,你就可以看出槟榔在湘潭人心中的地位。湘潭人还自鸣得意地念着顺口溜自嘲:“湘潭人,是个宝,口里老是含把草。”所以你在湘潭处处可看到嚼槟榔的,不足为怪。
  
  “高高的树上结槟榔,谁先爬上谁先尝……赶忙来叫声我的郎呀,青山高呀流水长,那太阳已残,那归鸟儿在唱,叫我俩赶快回家乡。”这首情真意切、甜美绵延、已唱了七十年的《采槟榔》歌,就是湘潭人黎锦光写的。当年上海电台歌星大赛,白虹唱黎锦光写的《闹五更》得了第一,周璇只得第二。周璇很不服气,认为白虹得第一是黎锦光的歌写得好。周璇也请黎锦光给她写首歌。黎锦光就写了这首《采槟榔》。周璇一唱,果然走红,而且从此名扬天下。这首歌经久不衰,是一首可流传千古的爱情私语。令人感到奇怪的是,湘潭不是海南,也不是台湾,找遍湘潭的山旮旯里,也找不到一棵槟榔树,怎么周璇请黎锦光写歌,他就写起了采槟榔呢?这歌的旋律黎锦光是以湘潭花鼓《双州调》为基础改编而成,那是他从小对花鼓调耳濡目染,可以理解。黎锦光当年给最红歌星写歌以槟榔为题材,是不是自小就看见湘潭人嚼槟榔,并时常也喜欢嚼两口?如此说成立,黎氏八骏都嚼过槟榔,与黎家交往甚密的齐白石,在湘潭十八总米店学过徒的毛泽东也应该嚼过槟榔。
  
  如果你从黎锦光七十年前写采槟榔一歌,断定湘潭人嚼槟榔有七十年的历史,那就错了。顺治元年正月,清兵在湘潭屠城九天,城里数万人口被杀得只剩百把人。有位程姓商人欲组织收尸净城,死尸却腐臭难闻,一老和尚授嚼槟榔避疫之法,湘潭人便开始了嚼槟榔,至今有三百多年历史了。乾隆四十四年间,湘潭大疫,城内居民患臌胀病,县令白景将特制槟榔分给患者嚼之,嚼者顿时神清气爽,臌胀病消除。尔后患者常嚼,未患者也嚼,久而成习。如此说来,清代被称为汉魏六朝派的“射雕手”王闿运,改变清代命运的曾国藩,早年鼓吹君主立宪,后又为新民主主义革命奔走甚力的湘潭人杨度,也应该是嚼过槟榔的。
  
  槟榔本是一种药,果皮在中药里叫大腹皮,种子才叫槟榔。槟榔药用切成薄片,片面上有花纹,故又叫花槟榔。湘潭人嚼的槟榔实际上是叫大腹皮,可行气导滞、利水去湿,尤善于消胀。湘潭人把大腹皮叫槟榔,因为大腹皮就是槟榔果皮,再则槟榔二字好听,说嚼槟榔,朗朗上口,如说嚼大腹皮,有些扫人胃口。
  
  湘潭的槟榔因为加工方法不一样,比海南与台湾的味更浓,劲更大,效果也更佳。湘潭人毛泽东喜欢吃辣椒,说四川人不怕辣,云南人辣不怕,湖南人是怕不辣。他用辣椒宴请国外友人时,还说凡是革命者大都喜欢吃辣椒,还举例说,季米特洛夫是保加利亚人,吃辣椒,斯大林是格鲁吉亚人,也吃辣椒,我们湖南人喜欢吃辣椒,出了多少革命家啊!湘潭人吃辣椒怕不辣,嚼槟榔也是怕不够劲。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我有个会喝酒的长沙朋友,不知湘潭槟榔厉害,那回来湘潭便嚼了一口,嚼了不到一分钟,额上汗珠子直冒,面色潮红,片刻,像进入仙境般“摇摇欲醉”,睡过去了。醒来后,连说厉害厉害,说肚里的气松了,肠胃舒畅多了,神清了,气爽了。我见他喜欢,就给他买几包槟榔带回长沙。几天后,他打电话给我,问我去长沙不。我问他有什么好事。他说如去长沙,一定得给他带几包湘潭槟榔。他嚼槟榔嚼上瘾了,嚼槟榔的样子也蛮内行了。
  
  很多北方人来湖南也吃辣椒了,但能吃辣的人不一定嚼得槟榔。可长沙株洲的人嚼得。现在,走到长沙和株洲的街上,你可看见许多人口里“含把草”,像湘潭人一样不停地嚼来嚼去。这些人开始只要是槟榔就行,后来就选香型,选口味。再后来,不是正宗湘潭槟榔不嚼。这使得湘潭槟榔在长沙株洲俏得牛死。
  
  二十年前,当人们还在讨论长株潭是否可融城时,长沙人和株洲人就是“口里含把草”的湘潭宝了,槟榔已成为长株潭人共同习惯咀嚼的天然口香糖了,长沙株洲的街上、汽车里、电视里经常看到嚼槟榔的广告了,现在,连明星也向你介绍嚼槟榔嚼什么牌子最好。

频道精选

综合资讯
企业推广